地方站: 郑州 洛阳 开封 许昌 新乡 濮阳 焦作 鹤壁 平顶山 安阳 更多
您的当前位置:河南公务员考试网 >> 推荐阅读

河南省教师招聘考试:十年难招一教师

Tag: 2013-07-25    来源:河南公务员考试 字号: T | T | T 我要提问我要提问
   重庆涪陵区白涛镇石门村小学位于海拔700多米的山上,距离城区有近两小时的车程,学校有219名学生,11名老师,属完全小学。记者近期到这所学校采访发现,学校面临着严重的教师结构性短缺,近十年没能招来一名教师,一名教师教五六门课程的状况普遍。
  十年招不来新教师
  为缓解教师压力,石门村小学校长朱文友也教了4门课程。在他看来,教师短缺已经严重影响了教学质量。“我们学校11名教师中,50岁以上的有7名,其中两名年内退休,一名长期病假。”他说。
  朱文友说,石门村小学原则上两名老师教一个班的所有课程,每名教师平均教3门课,每天上3课时。但由于老年教师多,经常有人请病假,一名老师6门课一肩挑的情况比较常见。2003年以来,学校连年向教育主管部门要老师,得到的答复都是“招不到”。
  朱文友认为,学校地理位置偏僻是招师不力的主要原因。从涪陵区到石门村小学要转两趟车,走至少两小时的山路。此外,村里物资匮乏,连日常生活用品都无法买全。
  与石门村小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靠近涪陵城区的学校师资相对比较充裕。涪陵区磨溪小学只有40多个学生,老师却有10余人;白涛小学230余名学生,教师也有28名。
  工资待遇低也阻碍老师下乡。作为学校少有的几名拥有中级职称的老师,李廷军的月薪只有2800元左右,而在2009年实行绩效工资前,他的月薪只有1500元左右。
  此外,教学资源匮乏难免让一些老师“无用武之地”。朱文友说,学校只有一台录音机、一台办公电脑,很难吸引音乐老师,即使来了,也难长期干下去。
  解决农村教育人才短缺从三方面入手
  在十八大新闻中心举办的网络访谈上,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表示想要解决农村教育人才短缺的问题,可从如下三方面入手:
  一是完善补充机制,让农村教师下得去。在部属师范大学实施师范生免费教育,共招收6.3万名学生,毕业生中的92%到中西部中小学任教。实施了特岗计划,招聘30万名毕业生,其中80%留在当地从教,给农村教育带来了新的活力。
  二是改善地位待遇,让农村教师留得住。实施义务教育学校教师绩效工资制度,向农村地区倾斜。实施农村教师周转宿舍建设,改善农村教师居住条件。最近,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进一步明确提出,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教师,实施工资倾斜政策;对在农村地区长期从教、贡献突出的教师加大表彰奖励力度。
  三是提高业务水平,让农村教师教得好。实施中小学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帮助350万名农村教师提升素质。各省也都面向农村教师开展大规模培训。把好“入口关”,积极推进教师资格考试和定期注册制度。改革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落实向农村学校倾斜的政策,建立健全农村教师职业发展通道。
  袁贵仁表示,教育部未来将在改善农村教师待遇、加强培养培训、推动城乡教师流动等方面下大力气,努力把农村教师素质和农村教育提高到一个新水平。(央视网,记者 郑根岭 周红艳 程冲)
  地方声音
  “编制短缺”成农村教育发展瓶颈
  按照国家对教师配备数量要求,我国多年来一直执行学生教师“19比1”的比例。但是随着教育事业的不断发展,教育改革的深入推进,这样的编制设定明显落后。教师编制数无法满足实际工作需要,教师不能生病、不能请假,农村音体美专职教师尤其短缺……
  在太原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组织召开的几次义务教育发展座谈会上,教师编制不合理、缺编严重成为各方代表普遍反映的问题,教师编制不足成了影响教育事业长远发展的瓶颈。
  教师短缺问题严重如今,随着农村人口外出到城市打工,很多家长把孩子带到了城市读书,农村学校萎缩明显。在农村生源流失的同时,教师编制也越来越少,很多百名学生以下的学校面临着“拉不开栓”的局面。
  按照国家规定的师生比“1比19”的比例,一所拥有百名学生的小学,只有6个教师编制,其中包括了校长。这6个老师要带六个年级的所有课程,包括语文、数学、英语、品德、科学、美术、体育、音乐、综合实践九门课程。这意味着一个老师带一个年级的课程。理论上来讲,这些教师都要做全科教师,门门课程都能拿得下来,而且平均每个教师一周要上30节课,远远超出了普通教师的工作量。
  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事情,如今却成为不少农村学校的真实写照。由于编制有限,大多数学校选择先配语文、数学等主课教师,这样音体美等课程大多数都由语文或数学老师兼任。老师负担过重,教学质量难以保证。
  校容量大的学校,情况虽然好了很多,能保证各个科目的专职专任教师,但依然问题重重。
  按照目前的编制比例,大多数学生都是教师全员代课。教师岗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位校长无奈地表示:“我们的老师不能生病、家里不能有个事情。因为他要是不来上课,他的班级可能就没人带了。”
  盼望更合理的教师编制核定政策在编制限制下,很多教育的正常工作由于缺乏储备教师而举步维艰。
  太原市教育局师训处处长李瀛介绍,教师培训是教育工作的一大重要内容,但是要想抽调教师外出学习培训却是个难题。比如“国培计划”,国家每年投入两个多亿来培养“种子教师”,太原市每年大概有300个名额。但是由于“国培对象”都是骨干教师,这些教师在学校承担着教学重任,要抽出几个月参加培训都非常难。
  太原市教育局人事处处长郭平玲也表示,目前我市每年新招聘教师数量和自然退休数量大体相当,教师数量并没增加。这些新教师一入职就上岗,缺乏足够的学习时间。而部分县区由于教师数量超编,已经有四五年没有招聘新教师。
  随着新课程改革的推进,不同的学段增加了诸如综合实践、通用技术等新的课程。但由于教师编制不增加,专职教师短缺明显。
  对此,太原市教育局负责人认为:“合理的编制设置应该有一定比例的空编,这样将有利于教育事业的科学发展。”(太原日报,记者 岳娟红)
  农村教师期待更多公共政策阳光
  900多万名农村教师经年累月默默耕耘在艰苦清贫的环境中。他们的爱与坚守,扛起了我国农村教育的一片天,为农村教育事业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近年来,以推进教育公平为重点,国家出台了免费师范生、“国培计划”、“特岗计划”、义务教育学校绩效工资、农村学校教师周转房建设等教育新政,为农村教师实实在在地办了几件大事。
  然而,农村教师队伍建设依然是影响农村教育发展的突出问题。如何实现农村教师整体素质的提升?如何解决农村教师面临的收入、待遇等实际问题?如何完善教师管理机制?要造就一支规模宏大、业务精湛、结构合理、充满活力的农村教师队伍,就需要应对这些现实问题,让更多的公共政策阳光照耀农村教师。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庞丽娟持续10多年关注农村教师队伍建设。她认为,现阶段农村教师面临的数量短缺、待遇偏低、教师培训保障机制缺乏、老龄化突出、结构性学科教师短缺和稳定性差等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待遇的提高。
  在政府教育财政着力向农村教育倾斜的背景下,农村教师待遇到底怎样,有没有提高?“有,但远远不够!”庞丽娟斩钉截铁地说,根据她多年的调研,中西部农村教师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平均月收入500元至700元,如今到了1200元左右,确实有一定提高,但与其他行业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
  庞丽娟认为,应依法落实教师的法律地位、身份、待遇,确保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水平。通过十几年的努力,国拨工资这块解决得很好,津补贴则没有很好地落实。“建议国家设立农村艰苦地区教师特殊岗位津贴,给农村教师以激励。”庞丽娟说,目前,很多农村教师没有医疗、养老等“三险一金”,应抓紧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
  “虽然这些年来,我们在农村教师队伍建设方面作了很多努力,但不能忽视城乡差距的客观存在,在资源配置、政策走向、经费投入等方面要本着努力缩小差距的原则,更多、更积极地向农村地区、偏远地区、民族地区倾斜。”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涂文涛说。
  农村教师素质怎样提升
  “农村教师长期缺乏培训条件,在教师培训的经费、机会等方面没有保障机制,导致相当一部分农村教师专业素质较低,教学观念、教法陈旧,对新课程不熟悉,难以适应教育改革发展的需求。”庞丽娟表示,教学任务繁重,教师数量不足,培训经费不足,使部分农村教师无法外出参加培训。
  “作为教师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县级教师培训机构在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其建设水平和发展状况直接影响农村义务教育的发展。”民盟中央副秘书长陈幼平在调研中发现,当前县级教师培训机构人员规模总体较小,且定位模糊、重心偏离,热衷于办各种补习班、学历教育班,主业不兴,副业繁荣。从事教师培训的专任教师数量少,培训机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此外,教师培训机构的建设缺乏必要的政策依据,目前仍没有明确的办学条件标准,处于“边缘地带”。
  陈幼平认为,县级教师培训机构应进一步提高为农村教师发展服务的意识和质量,提高培训目标、内容、课程、方式的针对性和实效性,采取措施加强培训团队的能力建设,加强培训者培训。
  对此,庞丽娟建议,建立农村教师培训财政投入的保障机制,明确责任主体,由中央、各级政府纳入财政预算。同时,针对目前一些教师培训机构不适应教育改革的实际,建立对培训机构资质进行考核的评估机构,根据相关资质指标体系进行动态评估。
  农村教师岗位如何吸引人
  “在城乡二元结构下,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相对落后,农村教师队伍长期存在进不去、留不住的情况,造成了农村教师队伍的不稳定。”庞丽娟说,特岗教师、免费师范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农村教师数量的不足,提高了农村教师队伍的总体素质,但覆盖面、数量较小,而且相当一部分免费师范生并不能下到最偏远的农村学校。
  她建议将免费师范生的范围扩大到地级市,特别是中西部地区的师范院校,采取订单式培养,为当地留住人才;同时建立农村教师队伍建设的督导评估、公示、问责制度,将农村教师队伍建设的责任列入对各级政府部门、主管领导考核的主要内容。
  江西师范大学文化研究所所长王东林将农村教师岗位吸引力不强的症结归为无法为青年人提供更多的机会。“建设高水平的教师队伍,渠道通常就是自培和外援。外援是提高农村教师队伍素质的一个有效途径。”
  王东林认为,很多优秀毕业生宁可在高校拿微薄收入,也不去有同等收入水平的农村学校,问题的关键在于农村校缺乏发展机会。他建议,建立相关制度,保障农村教师上升渠道通畅,要求校长、教育行政部门的官员必须有一定农村学校的从教经历,在政策上予以引导。
  长期从事教育行政管理工作,让涂文涛对农村教师的引进有切身感受。他认为,一方面,要千方百计通过多种渠道吸引人才到农村任教,除了国家层面,各地也应该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完善农村教师补充机制。另一方面,需要新的办法、新的思维,允许在农村学校任教达到一定年限的教师合理流动,同时提高待遇,使农村教师岗位更具吸引力,使教师的流动形成良性循环。

点击分享此信息: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RSS Tags
返回网页顶部
http://www.hngwy.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8242号-30
(任何引用或转载本站内容及样式须注明版权)XML